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大画家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大画家网 首页 展览预告 查看内容

像由心生——新水墨艺术展

2014-8-14 22:25| 发布者: dahuajia| 查看: 770| 评论: 0

摘要: 展览名称:像由心生——新水墨艺术展 展览地点:北京团城艺术馆 展览时间2014年8月16日——9月16日 开幕时间:2014年8月16日下午16:00 参展艺术家:党震、涂少辉、刘琦、马骏、杜小同、李百鸣、范琛、胡世鹏 策展: ...

展览名称:像由心生——新水墨艺术展

展览地点:北京团城艺术馆

展览时间2014年8月16日——9月16日

开幕时间:2014年8月16日下午16:00

参展艺术家:党震、涂少辉、刘琦、马骏、杜小同、李百鸣、范琛、胡世鹏

策展:朱小钧、李超

主办:北京团城艺术馆

承办:北京跃海新宇文化投资管理有限公司

北京大道融元文化发展有限公司

北京恩祥文化发展有限公司


“像由心生——新水墨艺术展”亮相团城

8月16日,“像由心生—新水墨艺术展”将亮相北京团城艺术馆,这是该馆2014年正式对外开放以来的首次青年艺术家联展。党震、涂少辉、刘琦、马骏、杜小同、李百鸣、范琛、胡世鹏8位艺术家的近40件新作将首次公开亮相。


“像由心生”由成语“相由心生”演化而来,意在指出艺术家所绘之像皆来自于绘者之心,由艺术家内心生发出来。策展人朱小钧介绍说:“这八位艺术家风格不同,各有风范,但他们的绘画精神是一致的:让传统成为当代的资源。”据介绍,位于北海公园南门的团城,距今已有800多年的历史,是我国著名的古代园林文化遗址,世界上最早的皇城御苑。城内古树参天,古建林立,拥有渎山大玉海和白玉佛等重要文物。


党震:心性自由



党震的人物画采用超现实风格的叙事性、场景性画面,作品映射出时代变迁进程中社会的复杂心理,构成了令人思考的多重视觉景象。以《灰色寓言》为题的系列作品,呈现出当代都市生活里戏剧性的“情景重组”,放大的表情、姿势瞬间凝固,反映的是 亦“真”亦“幻”的景象,那些具有精神真实性的“惊悸”和“孤独”,也在“幻”“真”之间流露出自我救赎的精神渴望。

党震具有山东人特有的质朴与豪爽,他热爱生活,注重细节,总在试图照顾每一个人的感受。认识党震的人,经常被他的微笑感染。其实,对党震了解越多,就越能发现,党震的微笑不仅仅是一种表情,是对他人的体恤和尊重,也是他所呈现的教养和襟怀,是一种更为舒展的自由主义态度。党震其实深谙中国的忠恕之道和西方的绅士精神,这些,需要开阔的气度、丰富的智识,需要对社会和人生深切的体察和理解,对自由价值的信念。党震的创作与教学互为关联,将“知行合一”践行到底。

 

涂少辉:一划



如果我们讨论“是”与“非”的关系,似乎就显得深奥,透出终极,涂少辉却在这个问题上苦下功夫。当下的新工笔,很多艺术家在图形组合上寻找可能,涂少辉则瞄准了图形的根本,从祥云到孔雀,他们的根本都来源于同一个纹理,这个纹理,就是他眼中的“似是而非”,归结到根本,是老子在道德经中的观点“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。”


少辉其实无意探究工笔的技术优劣,他想表达的是在当下的文化情境中,图形本身如何被人的情感和技术操纵,作品的内容传达如何被艺术的方法论理性逆转。在新工笔市场风云迭起的当下,工笔技术的交锋已经超过了这个艺术门类本身,成为艺术家扬名立万的有效武器,成为拥有市场价值的伟大工具。涂少辉尝试跳出这个窠臼,在新工笔的百家争鸣中打出自己的大旗,他最终指向的,是最根本的那“一划”。

 

刘琦 :现代的古人



刘琦在绘画中寻找传统与现代的契合点,他从中国南北朝时期“曹家样”引进印度佛教造像中薄衣贴体、褶纹稠密的“键陀螺样式”风格,再往前追溯,从希腊末期到波斯,及至古埃及墓壁画与浮雕的造型元素,全部融会贯通为他自己的面貌,他在画面中“留白”的衣褶纹路,对象扁平的透视关系,再加上地道的中国画颜料,都是对传统的致敬。同时,他也追求绘画偏向凝重、纯粹、刺激的瞬间感受力,塑造出出兼有童稚和荒诞意味的动人形象。


刘琦心性简淡,素喜清欢。他的兴趣在古代佛教造像、他是在平心静气,全心全意地进行收藏,而他在这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沉浸和喜悦,在我看来是更有意思的事,他经常游离走神、云淡风轻的样子,很多时候会让人觉得他是个生错时代的古人。而正是这种气质,是传统的气韵和精神的现代发扬。

 

马骏:大隐于市


马骏的作品多描绘的是“贤士”、“高士”、“罗汉”等,这些归隐山水间的修行者,活得如同闲云野鹤。马骏其实也是将现实情怀藏匿于传统造型之间:他所绘人物眉眼细长、神情坦然、时而长袍着身、时而坦胸露膀,着屐而行,带有一种闲散舒适的古意。近年来马骏的作品风格变化较大,笔墨由繁复走向简约纯粹,画面语言则更加凝练概括。


马骏其实也是艺术家中的收藏家代表,他对魏晋造像的研究几近痴迷。我想,沉醉于历史之中,可以看到千秋成败的经历,也能养成淡泊平和的史观,这些,都为马骏的创作提供了丰富的滋养,它们使得艺术家在回望过去遥望未来的时候,内心获得了中国传统的巨大支持。

 

杜小同:呼吸的美学




小同的作品,源自对中国“天人合一”哲学的自觉。他的画面看似简单,我们却能体会到那是个层层关联的精密组织,水与墨,呼与吸,心与灵,都有关系,这种关系以寸、以秒、以毫为单位,严密而精准,你看不清楚、想不明白,却可以丝丝入扣地感觉到。


小同画了很多人潜入水中的画面,他构图极简,但却调整和控制着所有的布局,缓与疾,轻与重,开合与沉浮,在大片的水域中,人物冲向一个不可预定的目标。在小同的画前,我们知道水墨的控制可以收放自如,放纵到极限,同时也收敛到极限,收放之间,衍生出一种平和、沉静、没有野心的杜氏美学。小同的将纷繁与简单就这么交织在一起,如此宏大,又几近无声,站在画前,小同给了我们平静的力量。

 

 

李百鸣:片刻的寂静



对于“故园”,我们总有一种五味杂陈的情感。那些老去的家园,承载着历史的光荣与衰败,承载着刀光剑影,也承载着酱醋油盐。李百鸣的画,显现的正是这些背后的故事,这些冷寂的故园,历经沧桑,破败厚重,伫立在皑皑白雪中,如时间一般静默。在李百鸣眼中,这是个黑白影像的故乡。这故乡曾显赫一时,又被历史的车轮碾过,寂静的面对被整个世界淡忘的眼光。

在中国的历史中,心怀故园,念念不忘者多有传奇。伯夷叔齐不食周粟;魏晋的名士周顗感怀“风景不殊,举目有江山之异”;李煜长叹“故国不堪回首明月中”……对于故园的缅怀,伴随着朝代更替,变成前朝梦忆,吟唱不歇。“眼看他起高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塌了。”万般绚烂,终归平淡。李百鸣画的不仅是故园往事,也是千秋感慨。李百鸣的故园,是对时间和自然的觉悟。在他的作品面前,我们能体悟到萧瑟冷寂和安静平和,在咫尺作品中,投寄我们对故园往事的怀念和想象,哪怕只有片刻,也倍感温暖。

 

范琛:山水心印




范琛试图用色彩建筑一种新山水。他的色块布局有序,浓淡分明,画面轻逸、明朗,承接了传统山水的典雅与磅礴,但在视觉体验上却具有鲜明的个人化图式。移步画间,能感受到山水无言的沉静与神性,能体味作者充沛的情感与创作力。 


与范琛交往不多,但每次都被他机敏的回应打动。在范琛眼里,山水的创作不是一种画法,而是他的情感与智识,是他的生活方式。在当下,重新塑造山水,是范琛面对自然与城市的体悟。我们在他的画前,感受到大山堂堂的静穆平和,在丰富的色块变幻中,投寄这个时代可望、可行、可游、可居的自然理想。董其昌说,若我们懂得水墨的力量,画中山水与真实的山水,其实不可相通。范琛画的,其实不是山水,是他的心印和生活本身。

 

胡世鹏:黑白潜沉


胡世鵬生活在贵州,黔地的山水风物,使他的创作始终充盈着淡淡的氤氲之气。 毫无疑问世鵬受过专业的训练,他的创作态度认真而简单,画眼里和心中的图景。世鵬也是个简单而安静的人,他信奉“静以修身,简以养德”,“心宁则智生,智生则事成”,在贵州,没有一线城市众多的活动干扰,世鵬在创作中了解了静的意义。


在创作中,世鵬选择最根本的黑白两色,用简洁的色彩、单纯的构图和柔和的笔触,画出贵州的山水气象。在一个喧哗的时代,世鵬选择了与内心相处。和这个疾速向上的新水墨时代相比,在以成功和财富为标杆的市场体系中他可能被边缘了,但是他所带来的是更重要的价值:尊重内心,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和艺术表达,在世事纷扰前,求得一份潜沉。

最新评论

QQ|广告服务|手机版|小黑屋|论坛地图|大画家网 ( 京ICP备09040226号-7  

GMT+8, 2019-12-13 02:29 , Processed in 0.020879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